九酷音乐 www.9ku.com

我等你
人生事谁能说个一,二,三,变幻莫测的人生,谁又能道个明明白白,而情却是永恒的主体,敢问天下有情人,怎一个情字了得。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。他和她就是其中一对。
认识他们的人原来都以为他们两人的喜酒是喝定了,但是天意弄人,苍天望你笑,谁人能知道?!
原飞穿开裆裤的时候,就有路过村里的算命先生说他命主富贵,但需劳碌半生,而那个时候夏雪还不知道在哪里等着投胎呢,就是这样的一对命中注定无缘的缘,却要挣扎着来到人间。夏雪呱呱坠地那天,原飞正放暑假。夏雪之所以叫夏雪,就是因为夏雪生得出奇的白,在那个炎热的夏季给一家人带来了凉爽的感觉。但这种感觉并没有维持多久就被贫穷与落后所赶走了,夏雪不到两岁,父亲就因为肺结核而离她而去,母亲一病不起,这根许多的悲剧小说里的情节似出一炉,夏雪的姐姐无奈撮学,帮人打短工,一个人种全家的那片儿责任田,以此来维持生计,和供哥哥念初中,夏雪还是个毫无劳动能力的孩子,对此她真的是不知道自己的无能为力。原飞这时也不过是个小学二年级的小学生,他就常听母亲说隔壁的夏家是如何如何的可怜,他没事就趴在墙头上看,夏雪由于没有人照料,就一个人在院子里坐在小凳上,看着几只小鸡,那眼神让你觉得她好像是在养鸡,又好像是什么也没做,日子就这样过着。不能说是转眼间,因为一家人几年来的穷苦生活不能用那么简单的几个字来完全概括,但毕竟夏雪的哥中专毕业,找到了一份每个月有三四百块钱的工作,姐姐却成了全职的农民,而夏雪也能够上学了。
这几年来,夏家总是受到原飞家的照顾,夏雪也一口一个“原飞哥”,叫得原飞这个半大小子心里暖洋洋的,但这并不是两人之间情愫的开始,毕竟在原飞心里夏雪还是个小妹妹,不可能会产生那种东西的,但是情是一种那么难说的东西。原飞不负众望考上重点中学,终于为跨出这个山沟沟而成功地跨出了第一步。在夏雪心里也只有这种想法,就是一定要向原飞哥学习,将来也考上重点中学。村里人把原飞送到村口,夏雪和许多小孩子一样站在人群中望着原飞笑着,她并没有想到在多年以后她会为了这个即将远行的人伤心落泪。
原飞再回到村里的时候,已经是7年以后,他大学毕业,她中学毕业。踌躇满志的他要回来改变家乡的面貌,而她又因为家庭变化不能完成大学梦。原飞再一次看见那个雪一样白的小妹妹时,已经认不出她来了,而她却很热情地叫了一声“原飞哥”,这才让原飞想起她就是夏雪,因为虽然村里比他小的孩子都叫他“原飞哥”,但只有夏雪的声音是那么的熟悉,那么的让人难以忘记。原飞回家没坐上半个小时,就来到夏雪家问寒问暖。夏雪的母亲已经去世,哥哥和姐姐都已成了家,夏雪这几年来都靠哥姐的支助,才念完中学,她不想再让哥哥姐姐为她的大学费用而发愁了。听原飞讲了这几年在外面的所见所闻,夏雪觉得很高兴。原来不是只有遍山的红叶才那么美丽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