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是否可以重来?

 

  粗朴的亚麻桌布上,素白的百合忧郁而孤寂,卡布基诺的甜香弥漫着。

  When I was young , I'd listen to the radio , Waiting for my favorite songs ; When they played I'd sing along , It made me smile 。

  伤感的《YESTERDAY ONCE MORE》似有似无,若断若续,空气里,飘散着些许古旧的气息。

  她搅动着手中的咖啡勺,侧首望着窗外,雕花的格窗紧闭着,帘幕低垂,看不见窗外的风景,一切都仿佛是静止的,只有白色的流苏在轻微的抖动。

  他捧着青花细瓷的茶盏,透过氤氲的热气,注视着她的脸。灰黄的灯影里,她的脸朦胧着,依旧是壁玉样的无暇,只是圆圆的下颏仿佛削瘦了些。

  你瘦了,他身子向前倾过来,眼睛里是逼人的犀利。

  她转过头,心脏有些轻微的揪,十年时间,斗转星移,他依然是哪个英俊的少年,岁月,不曾在他脸上留下多少痕迹,有的,也只是多了些沧桑的味道。盯了他半响,她轻啜一口咖啡,味蕾没有甜蜜的感觉,唇角牵动着,呈现柔媚的弯月,不,是我老了。

  子衿,你怎么会老呢,你永远是哪个长不大的小丫头。他歪着头,审视着,她的长发披散着,遮住了脸,看不清是喜是悲。这样的相遇,本是意外,她或许是不知所措。他的目光一直落一直落,她的手腕莹白如玉,灯光下,泛着青瓷样的光泽。他忽然就抓住了她的手,握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,掌心里充盈着绵软,光滑,他沉思着,以前怎么就没有感觉到呢。

  她皱了皱眉头,身子向后仰去,用力的挣脱着。他紧攥着不放,她有点气恼,长长的睫毛垂下来,嘴唇轻咬。他看着,有点呆怔,她脸上生气的神情依稀还是当年的模样。

  从前的日子一点一点在他脑中浮现,印象里,当年,她是喜欢白色。夏天,她穿白色的连衣裙,云朵般飘过他的身边,他的眼睛,追着她纤瘦的背影来来去去。

  和她在一起的日子,温情却平淡。她总是静静的坐在他的对面,长长的睫毛低垂,眼睛忽闪着,受惊的小鹿样躲闪着他灼热的目光。当他深长的吻印在她柔嫩的唇上,她的面颊绯红,火样的滚烫。他带她出去玩,一大群朋友里他高谈阔论,她不多语,乖巧的坐在他旁边,漆黑的眸子里是浅浅的安闲的笑。他有时候,甚至会忘记身边还有这么一个女孩子,是他的女朋友。他喜欢踢足球,是校球队的主力,每当他在操场上生龙活虎的奔跑,拥挤的看台上,总有热情的女孩子大声的喊他的名字,而她,在喧闹的人群里永远是羞涩的向他笑着招手,手里,是为他准备的毛巾和水。

  其实,她是最适合他的,而恰巧,也是相爱的,彼此遇见对方,实在已是上天的眷顾。自从她悄然嫁做他人妇的时候,他就明白,他错过了今生的至爱。可当年,他为什么就没有看到呢。年轻的他,总感觉她是太安静了些,不是他心目中热烈奔放的女孩。

  (二)

  他轻抚着她的手,她的指甲留的很长,涂着浅浅的紫色蔻丹。

  为什么要把指甲留这么长,他笑问。什么时候,她变了,从前她的指甲从来都是清清爽爽,泛着自然的粉色的光泽,很明净。

  她的眼神有一点迷离,为什么,那有这么多为什么。十年时间,会发生多少事,人总是会有些变化,谁会保持着当初的天真在相遇的地方等你。

  当年,她爱他,热烈的、懵懂的,甚至是崇拜的。有时候,她也是想和他多说说话,抬眼看看他严肃的脸,到了嘴边的话硬是咽了下去。她也想,和那些娇憨的女孩子一样,勾着他的脖子吃吃的笑。但他太耀眼了,走到那里,都是众人注目的焦点,而她,却是太平凡,一直都是在他的光环下,做他沉默的影子。两个人在一起,她总感觉那里不对,好象有什么东西隔着,沉重的屏障似的,屏蔽着彼此,不能自由呼吸和舒展。

  在什么时候,他和她的感情开始变质。虽然没有说分手的话,约会却渐渐少了。传说里,他的身边有了一个有着阳光般热度的女孩子,她却始终不信。

  哪次,各大院校之间举行足球联赛,最后一场冠亚军总决赛就在他们学校和另外一个学校之间展开。场上,两队的比分一直咬的很紧,在临终场的时候,他一记射门,一脚定江山,踢出了他们学校的冠军宝座。人群欢呼着,他象个凯旋归来的英雄般被簇拥着。

  她手里拿着他喜欢喝的水,正想跳下看台。不远处,一个短发的女孩子拼命挥舞着双臂大喊大叫,柯风,我喜欢你。柯风是他的名字。她惊讶的盯着女孩子,女孩子的眼风斜过她,看也不看,径直跳下看台,奔向他。她的眼睛望着女孩子,跳跃,奔跑,勾上他的脖子,在他脸上留下一个红红的唇印。他搂着女孩子的肩膀,走,我们喝酒庆祝去。她默默的走出人群,没有回头,她没有看见,他的视线落在她手中的水上,笑容凝固在脸上,那是他喜欢喝的水。

  再后来,再后来,毕业了,他和她各奔东西。她也曾经历了几段不咸不淡的感情,但都是无疾而终。她25岁的时候,也就是她和他认识8年的时候,她听说他把订婚戒指套到了哪个女孩子的手上。她的心,万念俱灰,在一个月的时间里,她把自己嫁了出去。

  围城里的生活不好不坏,她是贤淑温柔的小妻子,她的丈夫是尽职尽责的好老公。她小鸟依人,他高大威猛,走在小区的林荫道上,天造地设的般配,至少小区里的人都是这么说。每天早上,他们都会很恩爱的手挽手出门,晚上,手挽手出去散步。平日里,他买菜,她做饭,彼此,就像是对方的影子,是人人称羡的模范夫妻。偶尔,寂静的夜里 ,枕着丈夫结实的胳膊,她想起哪个曾经叫她我的小姑娘的男孩子,他常常拉着她的手说,我的小姑娘,赶快长大吧,长大了我娶你。但到底,他还是娶了别的女孩子。想着想着,忍不住幽幽长叹,侧过头,看着熟睡中的丈夫,她有着沉重的自责,几年的婚姻生活,丈夫从不曾亏待过自己。自己的精神,却始终游离在肉体之外。郝思嘉躺在瑞特的怀抱里,终日里辗转反侧挂念着艾什礼,如今自己岂非也是这样。在自己沉睡的时候,丈夫会不会和瑞特一样,捏紧她的脑袋,想要把他从她的记忆里赶出去。

  (三)

  他把她的手送到唇边,一根一根的吻着她的手指,专注而温柔,眼睛凝视着她,缠绵而渴望。哪个时候,他好象都不曾这样细心的对待过她。

  她的脸,滚烫。十年时间,可以改变很多东西,但她的心跳,在面对他的时候,依然剧烈如初。她有些恨自己这样激烈的反应,当年,是他抛弃了她,她为什么还要对这个人念念不忘。

  她对我的父母不孝顺,在家很懒,连孩子都不管,他的眉头紧锁,像个幽怨的小妇人,不停的絮絮叨叨,当初,我真的是错了,辜负了你。他诉说着,眼睛在她脸上搜寻着。她面无表情,冷笑着,你和我说这些什么意思,痛说革命家史吗?书上那些诱骗小女孩子感情的男人好象都是这样博取同情,连你也不例外。

  他感到失落,他这样的男人,不允许失败,他要抓住她,她在他心里,缠缠绕绕,想的他好苦。

  让我们重新开始,好吗?他的脸摩挲着她的手,低低的,却是热烈的。

  她的心,一阵一阵的缩紧,一会冷,一会热,又是喜又是惊又是怒,你如今觉得她是鸡肋了,想到我了,既知今日,何必当初。

  你还是爱我的,对不对。他探询着,心里很笃定,若是她不爱他了,她不会这么出离的愤怒。

  爱与不爱,都不重要。罗敷有夫,使君有妇。说这些有什么意思。说着,她的眼泪都几乎要涌出来,她想起了丈夫,那个永远纵容她如孩子,永远对着她宽厚的微笑的男人。

  可我心里一直没有忘了你,其实在你告诉你要结婚的哪个瞬间,我就明白,是我错过了我爱的人。

  那你现在是要我做你的情人么?她压抑着愤怒。

  不好吗?我爱你,小丫头。

  那又如何?她奋力挣脱他的手,眼睛逼视着他,当初你在意过我的感受吗?现在不如意了,想到我了,你自私不自私,你为我考虑过一点吗?

  他呆呆的看着她,不认识似的。她的眼睛里有种东西,一种以前他从未曾见过的东西,那是坚定的,不是从前那欲说还休的神情。

  可我真的爱你呀!他有点懊恼,有点委屈。但他不想放弃,她还是爱他的,无论她怎么变,她在他的心里,永远是哪个温柔恬静的小丫头。

  那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?因为你爱我,而恰巧我也没有忘记你,我就要委屈自己接受你,我们就这么偷偷摸摸的的下去吗?你说你爱我,那好,你离婚了来找我。

  那我离婚了你会嫁给我吗?

  两个人,在两句话脱口而出的瞬间都呆住了。

  他们被彼此的大胆和直接吓坏了。

  她是不爱她的丈夫的,这个她一直都知道。可是一想及离婚,她的鼻子忍不住发酸,这么多年,她习惯了那种平静安闲的日子,习惯了丈夫的呼吸,习惯了丈夫的笑容,一旦真离开了,她会习惯么?

  他不爱他的妻了,可是彼此离婚,打破原有的,重新来过,她会待小baby如己所出么?

  他和她久久对视着,猜度着对方,脸上阴晴不定,说不出一句话。

  Look in back on how it was in years gone by , And the good times that I had ; Makes today seem rather sad , So much has changed 。

  听着歌曲,他和她的心下都是黯然,过去的好时光,一去不回了。有了婚姻羁绊的男女,日复一日的柴米油盐中,感情的位置被孩子,被巨大的习惯无限制的推后、压抑、左右。这是他的悲哀,还是她的悲哀,或者是爱的悲哀。

  半响,还是她先开口说话,柯风,我们中间,隔的东西太多,你的孩子,我的丈夫,还有这十年无时不刻发生在我们身上的变化,我们跨不过去。

  可我不想再失去你,子衿,我需要你,他语无伦次。

  柯风,婚姻在很多时候,是靠道义和责任来维持。

  难道道义和责任比爱情还重要吗?给我一个机会,子衿。

  李幕白之于俞秀莲,彼此,是深深的爱着,可是,李幕白也只能空对着俞秀莲的坟茔凭吊。

  还有张曼玉和梁朝伟,梁朝伟也只能对着敦煌的墙洞诉说,他长叹着接口。

  柯风,十年时间,足以改变一切。如今的你我,都已不是从前的你我,我们回到从前是不是一定能够幸福,其实你我都没有把握。打破原有的安稳的一切,却把赌注压在不可知的感情上,是你有这样的勇气,还是我有。

  他不说话,也许她说的对,他们已经回不去了,昔日不再来。抿一口茶,什么时候,水变的冰凉,直冷到心里。

  柯风,我们给彼此一段时间去考虑,去冷静,就一年,不是很长,也是不是很短,但足以让我们想清楚一切。如果一年后的今天,你还是这样想着我,我还是这样想着你,我们在这个地方见面。说完,她提着背包,转身就走。望着她的背影,他的眼眶潮湿。他想喊住她,告诉她,他要离婚,可他开不了口,动不了脚。瑞特是爱思嘉的,但他最后还是选择了离开,就像她离开他一样。他们是否能够回到从前,他没有答案。

  When they get to the part , Where he's breaking her heart ; It can really make me cry , Just like before . It's yesterday once more 。

  音乐声在她的身后幽怨的飘,走在灿烂的阳光下,她泪流满面。一年后,他们是否还能够在这个地方碰面,昔日能否重现,她没有把握。美好的东西一旦过去了,就再也找不回来。瑞特离开思嘉,不是不爱,恰恰是因为太爱。

  故事里的爱情很美好,生活里的故事,却大多不见得那么完满。她和他会不会回到从前,谁知道呢!毕竟,谁也无法随心所欲的安排结局。